English(英文)

香港市務學會即將在11月慶祝成立三十週年。從當初只有幾個義工和會員,發展到現在成為廣納市務才俊的專業團體,並以致力提高市務專才的專業水平及培育年輕市務人員,我們幾經挑戰並最終突破困難獲得成就。我們很榮幸邀請了本會四位歷屆主席,包括創始人Prof. Henry C Steele、劉烱霖先生、周志堅博士和林卓鴻先生跟我們細述香港市務學會的段段往事回憶與寄望。

困難重重

Henry C Steele教授:

資源緊缺是成立初期的最主要問題。當時我們沒有辦公室,也沒有全職員工,只是靠我們的理事會會員義務地承擔所有事宜。要達到有效率地為會員服務及團結會員,是很需要有一個固定的會址和架構上的配套。與此同時,亦要著手吸納會員和籌組會員活動。困難重重,我們差點撐不了一年。

後來又經歷過幾個決策失誤,並有部分友好們因此離去。當時我們需要著急地做一個重大的決定:到底是放棄還是重新開始呢?慶幸得到理事會成員及其他會員的繼續支持,我們最後得以重新運作並扭轉局勢。

周志堅博士:

最初的時候,香港市務學會須因應香港回歸所帶來的社會轉型,而深思如何重新定位。在回歸之前,我們的教育項目和課程是根據英國特許市務學會的指引編訂的,與當時香港的商業環境不一致。我們需要考慮如何借鑒英國特許市務學會的經驗及取得各界的認同,從而發展屬於我們的本土課程。

林卓鴻先生:

我認為香港市務學會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與內地建立緊密聯繫並提升香港市務學會在亞太市務聯盟中的地位。

致力改變

Henry C Steele教授:

我在香港的時候,花了很多心血在香港市務學會的教育項目上。香港市務學會不僅僅是提供市務專業教育及進修的渠道和專業會籍,更是致力於提升市務專業及市務人員的專業水平及形象。

而教育項目也為後來我們設立自己的辦公室和行政架構提供了所需的資金。

劉烱霖先生:

於我當主席的第二年,以副主席黃忠建先生為首的工作小組開始了我們的第一個長期發展策略計劃研究。在計劃的初期我經常自問:“我們能否負擔一個永久的辦事處?”,因為當時我們的戶口只有不足七萬元。幾經思慮,我們得出的結論是 – 我們根本不可能沒有一個專屬辦公室。因此餘下的挑戰則在於如何在財政緊拙的情況下成立香港市務學會的辦公室。

1992年2月,我將一半的時間都投放在開設學會辦公室的工作。一切都非常艱辛,學會在設致辦事處的第一年錄得財政赤字。但幸有我們熱心奉獻的理事會和各委員會的成員,加上三名僱員,我們在一年間舉辦了超過四十項活動,證明我們開設辦事處及聘請員工的決定在財政上是絕對可行的。

周志堅博士:

當時的香港社會對市務專業的認受性較低,學會因此投入了很多精力去革新我們的課程。我們又不斷推動與商界的結合和參與,並積極和周邊地區尤其是中國及亞洲市務聯盟開展夥伴關係。

林卓鴻先生:

我們成功於1997年在慶祝香港市務學會十五週年的同時舉辦了亞太市務聯盟的週年大會及亞太區市務專業研討會。這項活動大大提升了香港市務學會在區內的專業地位及形象。

展望未來

Henry C Steele教授:

積極開辦活動和與會員保持互動非常關鍵。學會必須時刻關注會員所需及關顧他們的專業發展。

對於市務專業會籍並非必須的入職條件,香港市務學會需要發掘及開拓長期而穩定的資金來源以支持學會的日常運作。

周志堅博士:

這麼多年來,香港市務學會一直緊貼市場需要,致力於提升香港市務專業水平。我希望香港市務學會能與世界市場和中國市場加強結合及交流,從而擔當領導、推動、培育、教育和監督的角色。

林卓鴻先生:

我認為香港市務學會應該與香港特區政府保持緊密的聯繫以爭取中國內地的專業認同和忍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