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

圖片2 

針對近日發生的多宗醫療事故,香港市務學會攜手香港理工大學及醫療政策研究學院共同舉辦專題研討會「探討如何加強對醫療保健消費者保護」,該研討會於12月8日假香港理工大學順利舉行。

是次研討會邀請到食物及衛生局副局長 陳肇始教授擔任主禮嘉賓及致詞,並由香港理工大學校長 唐偉章教授為我們致開幕詞。

圖片3
圖片6

 

研討會分兩個環節,第一節由醫療政策研究學院 廖錫堯博士擔任討論環節主持,講者包括立法會(醫學界)議員 梁家騮醫生,立法會(衛生服務界)議員 李國麟博士,香港醫學會會長 謝鴻興醫生,香港醫學組織聯會會長 勞思傑醫生。在主持的帶領下,幾位講者分別就他們所在的專業領域,圍繞醫療政策,運作及企業社會責任專題進行討論。

h8Panel One
h9

 

李博士分別就消費者、政府、立法會及專業團體的角度作出了分享。李博士認為消費者自身亦有責任去提升自己對醫療產品的知識,知道如何作出知情選擇;而政府的責任在於是否有提供足夠的平臺及機制保障消費者和醫護人士;制約和平衡是立法會議員的角色;而專業團體則需對「醫療服務」及「醫療程式」作出明確的定義以方便立法及規管。

當問到如何界定「醫療服務」時,梁醫生則認為凡是由醫生提供診斷的服務都算是醫療服務。醫療事故的範圍亦同樣非常重要,因為它涉及公眾和服務供應商的利益。消費者亦需要知道政府和醫學專業團體對服務供應商的監督及規管程度是同消費者所承擔的費用成正比的。監督規管越嚴格,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的成本則越高。這亦引起了另一個問題:如何在政府控制與自由市場之間取得平衡。

勞醫生提醒公眾:醫學美容不同於一般美容。醫學美容是以專業的醫學知識及技術作為基礎的美容,很多私營美容院所提供的服務都不能列為醫學美容。而即使是在醫生處理或監督下進行醫學美容,醫療事故也無可避免。無論一個醫生有多豐富的知識及經驗,他/她都有出錯的機會。醫療服務提供者有職責將所有的風險及可能性告知消費者或病人。良好的溝通能有效地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爭執或意外。而消費者亦需要用知識資訊裝備自己。

“醫生和美容院之間是零合作空間的。”,當現場聽眾提到很多美容院打著醫生的旗號吸引很多客人,所以醫生應該要附上一定的責任時,謝醫生再三強調。謝醫生還透露,其實現在的醫療事故並沒有比以前多。我們之所以會覺得近來醫療事故多是因為現時的透明度高了及媒體的大肆報導。政府及專業團體可以更好的改善現時醫療政策和體制,香港醫學會亦會對一些專業術語作出具體的定義,例如「醫藥治療」和「醫療程式」,但是否被採用則要看政府和立法會了。

h6

研討會的第二環節由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院長 阮博文教授主持,講者包括香港理工大學管理及市場學系教授 盧永鴻教授, 病人互助組織聯盟主席 曾建平先生、太古糖業有限公司董事及總經理 劉永亮先生及百本專業護理服務有限公司主席 關志康先生

h7

Panel 2

圖片5

有趣的是,第一組講者普遍認為現時的醫療政策和機制已足夠去保護消費者,但第二組的講者從消費者及市務人員的角度出發,則與第一組講者持有不同意見。

曾先生首先表明他認為現時消費者與服務供應商存在資訊不平等的現象,而醫療政策及機制亦是不足以保護公眾的。

關先生作為是次研討會唯一代表私營醫療服務機構的講者則強調了企業自我監管的重要性。內部管制及自我約束比起政府規管更有效,因為只有企業自己才最清楚自己所提供的服務及這些服務會有和風險。

盧教授則要我們明確知道醫療機構,無論是公營還是私營,都不能用純商業的模式去經營。醫學專業及病人的健康永遠淩駕於一切。盧教授還提出一個建議:希望所有醫療機構都能有一本關於他們自己的企業社會責任手冊,通過手冊將企業社會責任這個意思灌輸到每一位員工,尤其是前線工作人員。

劉先生則認為消費者、政府及服務供應商三方面都需要為醫療事故負上責任。我們處身於資訊發達的時代,消費者已不再是被動地從廣告上接收資訊,因此當事故發生,消費者亦不是毫無責任的;政府需要履行立法監督的職責;而服務提供者應以長遠的利益出發,不能只看中一時的利益。

Heated Interaction

 圖片1

最後,研討會由醫療政策研究學院主席陳志權醫生作閉幕詞,他總結道:這個研討會的結束並不是對這個話題探討的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 推動政府加快改善醫療政策及機制的開始、鼓勵服務供應商的道德操守及增強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的開始。

圖片7

h3h4h5

 

廣告